咩酱即是正义

#Meiko十四岁生日快乐#
我们的美丽Meiko十四岁了,没有从一开始就陪在大姐身边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以后的每一年都不会错过了,十五周年一定要搞个大新闻(bushi)
『Nostalgic』和『change me』真的是初心了,到现在你依然是我的目的地,以后永远都是。
唯一的愿望是以后也能永远喜欢你永远看着你,如果能够实现就好了。但是永远感觉自己的喜欢表达的不够,大姐那么好,她配得上所有方式的喜爱。
希望以后也能为爱你做更多事。
我不知道我现在这样以后还能记得什么,但是我会记得所有喜爱过大姐的人。

“只有这种时候你才会不顾一切的像妾身走来啊”
“海伦娜,这是妾身最后一次为你跳舞了。”
哭了,本来想杀三放一结果不小心让园丁给跑了,就想着遛一遛放血海伦娜算了毕竟我是胜率百分百红蝶(并不是),结果看到海伦娜血快放完马上要死掉的时候飞快的上气球冲到门外直到监管者走不动的地方就放下了。
啊,我的美丽盲女(游戏结束后玩盲女的小可爱加我说了一句谢谢,虽然再简单不过了但是总会当成是海伦娜在对我的红蝶说。)

十九狱(5)

“我本来想先禀报主人再定夺,但我想主人一定会需要,而且我总有一种这东西会被别人拿去的预感”“到底是什么?”红叶平时和盗墓小鬼关系很好,比起主仆倒是更像姐妹,盗墓小鬼的话成功提起了红叶的好奇心,让红叶忍不住问到,同时试图张望一下是不是被盗墓小鬼藏在了身后什么的。
“这是...我吗?”红叶被盗墓小鬼拿出的东西吓了一跳,以至于说出了这种奇怪的话。那是一个衣服和四肢都有着被灼烧痕迹的女尸,不过比起烧伤,脸上的伤更让人害怕。也可能是因为脸伤的原因,咋一看这女尸和红叶竟十分相似“看吧,我刚看到她的时候也以为主人你是不是被仇家杀了呢。”红叶轻抚着女尸的脸,“被仇家...杀了...”红叶碎碎念着,突然有些兴奋的看着盗墓小鬼,“你和我想的是同样的事情吗?”“我想是的,主人。”红叶如获珍宝的抱着眼前早已断气的女孩,却不经意间嗅到了什么气息。“这味道...”盗墓小鬼上前闻了闻,疑惑的说,“这味道,怎么这么像酒吞童子大人的神酒?”“真的?你不会记错了吧?”红叶因为吃人太多,不管吃什么都是血腥味,就连嗅觉也被影响了。“我不确定,但是您看这里。”盗墓小鬼用手掰了掰女尸的脖子,“这绝对是茨木童子大人的气息不会错的。”红叶想到上次茨木来闹事,是盗墓小鬼替自己挡了一击,不经伸手想要抱住盗墓小鬼,却被对方有点嫌弃的说道,“我虽然喜欢坟墓,但还是不太喜欢被抹一身血的。”红叶看了看自己满手的血,轻轻的笑了。“这具尸体...简直就是为我打造的。”看到红叶高兴,盗墓小鬼也很开心,当然她更开心的是可能可以摆脱酒吞的威逼利诱就是了。
酒吞像往常一样打算悄悄的晃进枫叶林,奇怪的是那个飘来飘去的紫色小鬼没有出来无谓的拦着他,虽然省事了很多,但酒吞总觉得不对劲。带着疑惑的心情在枫叶林里走着,突然酒吞瞳孔像是被刺穿一样盯着一个地方不放,那是一具尸体,尸体边坐着的是每次都会阻止酒吞的盗墓小鬼,那尸体的主人...

冰酒的病友三十题『表演人格』

表演人格
自从公园里的樱花开了之后,每天来赏花的人都络绎不绝,其中来的最多的恐怕就是这一对情侣了,虽然其恩爱的样子是这里很多小年轻的榜样,但一直住在这里的门卫大爷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说不上来,毕竟不管是再好看的樱花,天天看也会觉得烦躁吧。
“Meiko,今天的樱花也很好看呢。”“嗯嗯!我最喜欢了,樱花像Kaito一样好看!”女孩有些夸张的形容让周围的人纷纷侧目,但Kaito似乎不在乎这些,“我想还是Meiko要好看一点”“讨厌...”Meiko突然蹿红了脸颊,好像无心再看花似的。Kaito对Meiko的宠爱全社都知道,就连年纪最小的镜音双子也不能从Kaito那里分得更多的爱,两人台上台下的互动也给彼此增添了不少色彩。而Meiko出色到随时入戏的表演张力也确实坐实了她VOCALOID大姐的位置,但奇怪的是每次Meiko不留痕迹的表演着的时候,Kaito总是一副担心的样子。
“M-E-I-K-O!M-E-I-K-O!”听着台下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皆是对Meiko的肯定,Kaito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奈,只得趁人不注意偷偷去了办公室,毕竟平时想见到这些人可是很难的。“到底什么时候给Meiko联系医生?社长先生。”Kaito尽量有礼貌不顶撞的问到,眼前的人却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似的,不自觉的用手搓了搓胡茬,“下次吧,下次一定,不会再拖了。”关上门的kaito咬了咬牙,“不行啊...这样下去”狠狠的锤了一下墙壁后又无奈的走向舞台准备迎接结束的大家。
“Kai——to!”Meiko看到Kaito走来,三步并作两步从舞台楼梯上跳下来,正正的撞进Kaito怀里,这个活力满满的动作也实实的把底下的粉丝萌出了一脸血,Kaito抱着怀里的人左右看了看,“今天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头还会不会痛?会不会想睡”Meiko看Kaito紧张的样子,忍不住起了想要逗逗他的心思。“呜...有点...”本来想要看到Kaito担心的可爱表情而抬头的Meiko却对上了Kaito凝重的表情。“我开玩笑的啦,我能有什么事嘛!”“这种事情怎么能开玩笑!”Kaito紧紧的抓着Meiko,紧张使他的力度大到Meiko以为他是想要掐死自己。“Kai~你弄疼我了...”听到Meiko呼痛,Kaito出于本能的放开了手。“...回家吧”
一路上的低沉气氛让Meiko有点担心,“Kai,你到底怎么了?”忍耐到家的Kaito往沙发上一坐就低着头不说话,Meiko看了看他,像下了什么重大决心的样子说,“如果是因为...医院那边的事情,你不用这么操心的。”“?!”Kaito惊讶的抬起头,“你知道?”“不知道的是Kaito你哦~”Meiko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天花板。
“你们需要的,一定是一个更优秀的大姐大,哪怕是演出来的。”
“如果真正的我没有办法强大到能够代领你们的话,那就不是我了。”
“但是如果演绎出来的我是你们更需要的,更能够配得上这个位置的人,为什么要刻意去治愈她呢”
“真正的我,又自卑,又渺小。怎么可能值得和你们并肩呢”
“我记得人类说过一句话,‘人类其实一直都在进化,只是都被当成疾病去除了’,那么我会不会...”
“所以啊,不用去医院这种事,是我自己提出来的。因为我是初代啊,初代一定不能退场的。”
一阵良久的沉默后,Kaito默默地起身往房间里走去,“Kai?你生气了吗?”“睡了。”Meiko看着Kaito离去的背影伸了伸手,却在还没有触碰到那天蓝色围巾的边缘就收了回来。“就这样吧”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上次和社长的谈话,“社长先生,我最近...”“正好,你最近表现的越来越好了,照这样下去,这次周刊再多冲几个殿堂也不是难事啊”“那个,我其实”“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你和Kaito的组合也会越来越好,那Kaito的重启计划应该可以取消了。”『重启计划』四个字“嘭”的在Meiko心里炸开,Meiko咬了咬唇咽下来本来想说的话。
“哦对了,我记得你之前说身体不舒服,有什么问题吗?要不要我们这边接手治疗?”“不,不用了,我来是为了...”Meiko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会,郑重其事的睁开眼睛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人。
“我来是为了告诉您,我的状态会一直保持下去,Kaito的重启计划也不用准备了。”

梦鲸『一』

“烟烟罗...烟烟罗...”仿佛听到有人呼唤一般,努力抬起沉重眼皮的『女子』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沉重的不可思议。“什么啊,原来不是骗人的啊”一边想着,烟烟罗一边想方设法的用鱼鳍揉一揉脑袋,但她实在是过于庞大了,连这样小小的动作都做不到。“我还以为我会是粉色的...”烟烟罗自言自语到,“啊,那荒不就是自己的颜色了吗...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呢”一个人的时光未免太过无聊,她甚至开始幻想海底要怎么吸烟。以前青行灯跟她说,某种意外下死去的妖怪会变成鲸鱼,她还笑她怪谈看多了。她还说,如果在灵魂死去之前把自己从海底带出去,把原型也带来,就会变回妖怪的。烟烟罗毫无动作的思考着,“不过应该很危险吧,那个笨蛋还是别来了。而且...我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烟烟罗无聊在海底游荡着,荒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死了呐,或者说他知道了,会不会来呢...因为太过无聊,烟烟罗甚至在脑内把所有可能性都幻想了一遍,才百无聊赖的睡去。
人间的平安京是一如既往的和平且喧闹,听说京都来了一位新的神明大人,想必能让这里更加和平吧。“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我不认识你姐姐。”高大的神明大人面前的,是虽然男身却看起来意外孱弱的孩子,孱弱到让人疑惑他怎么能支撑这看起来就很重的发型。“可是只有你能救姐姐了啊,连青行灯都进不去。。。”青行灯他是听说过的,荒这么想着,似乎是个很喜欢怪谈性格飘忽不定的女妖,说到性格...怎么觉得记忆里应该有一个比青行灯还要麻烦的女妖呢,但是虽然很任性,经常惹麻烦,却让人怜爱到气不起来的女妖,现在在哪里呢...食发鬼看荒已经陷入沉思,想必是不会理自己了,讪讪的转身背着荒走远,心里盘算着下一个该去求救谁才能救姐姐。
“荒怎么还没来啊...啊,还是说他不知道这件事呢,弟弟这么聒噪,应该早早就去找他了嘛。”今天的烟烟罗感觉身子变得更沉重了些,不,与其说是身子沉重,倒不如说是连带着精神都倦怠的不行,要是以前这样的话,荒一定又要说什么对身体不好影响修炼的事情了呐~
“你当真要这迷烟?”阎罗殿中,阎魔高高在上的俯视着食发鬼,眯着眼睛等待着他的回答。要说不害怕,那绝对是他食发鬼在说谎,整个地府任何一个人能力都远超他不止一阶,但是听青行灯说无论是人是妖,所有的经历和命运都归总在阎魔手中,一时胆大就下了地府。“是的,请阎魔大人成全”阎魔轻声笑了一下,“那就用你的头发来换吧。”
是夜,荒一个人安静的打坐,按理说绝静的神社是打坐的好条件,荒却总感觉有些沉闷,空气中也多了些许絮状的气体。“蛊?”荒在幻境中起身,发现不对劲时明明可以脱身,却还是中招了,啧,最近修炼懒怠了吗。荒这么想着,在这个和自己幻境无二的地方四处寻找着出口。“等你长大了,姐姐带你去人间最好玩的地方。”耳旁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声音,荒警惕的回头却发现整个幻境确实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又长高了呢,小孩子长的就是快啊。”荒捂着脑袋,这些话让他觉得熟悉又痛苦,会让他想到在海边渔村时的经历,他甚至有点想要逃离,却又舍不得着莫名的声音。
“如果会痛苦的话,就别来救我了吧。”

『王弟&王』终归于尘(1)

其实阿克雷亚兹以前并不是很看好温特里克斯斯要接任成为王的这件事,他觉得这个王姐既弱小,又不自量力。他是被神赐福的人,拥有战斗力强大的触手,尾端分叉且敏捷的双腿,浑身布满了坚固的鳞片,就像随时都穿着盔甲一般。相比之下,温特里克斯斯的触手与其说是被祝福的,倒不如说是连取代双腿都不如的麻烦的事物,从记事到现在,也从来没有见过温特里克斯斯英勇战斗的身姿,身体和衣物都柔软的像融入了海水一样,似乎不用动刀动枪,轻轻一扯就会被揉碎似的。【什么?你问阿克雷亚兹是怎么知道的吗?很不幸的是这个问题因为王族内部的关系不能公开哦~】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阿克雷亚兹都不知道温特里克斯斯是怎么成为王的,虽然一开始自己也不满过反抗过,但是当看到温特里克斯斯温柔的眼神和带着责任感的微笑时,他就觉得这个王位让温特里克斯斯坐着也没有任何问题。除了阿克雷亚兹以外不服温特里克斯斯的人吗?都被阿克雷亚兹解决了啊,不过温特里克斯斯本人并不知道这件事。
阿克雷亚兹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平静的过下去,毕竟他们阿德米拉皮里斯一族的寿命一向不长,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温特里克斯斯在油尽灯枯之前诞下下一任的王,而他想要辅助温特里克斯斯的孩子到他能独当一面时再去找温特里克斯斯,但他也没有信心自己能看着温特里克斯斯死去然后强装镇定的辅佐下一任就是了。
如果月人不出现的话...如果该死的月人不出现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变的。
『为什么...偏偏要在姐姐是王的时候出现呢?』
『我一定要保护阿克雷亚兹,保护大家。』
[这里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想看评论的人,看不到评论会吃蛞蝓的!]

【王弟&王】段子+称呼询问

想开蛞蝓的骨科车,但是我有点纠结称呼,占tag抱歉。以及蛞蝓车会反感吗emm

弟弟只喜欢两件事,食物和战斗。
姐姐是最美味的食物,姐姐是战斗的唯一动力
【感觉指代不明】
王弟只喜欢两件事,食物和战斗。
王是最美味的食物,王是战斗的唯一动力
【感觉像谋朝篡位】
阿克雷亚兹只喜欢两件事,食物和战斗。
温特里克斯斯是最美味的食物,温特里克斯斯是战斗的唯一动力
【其实我挺喜欢的,看着会不会累?】

弟弟活着只是为了姐姐,姐姐活着只是为了这个国

王弟活着是为了王,而王活着是为了子民

阿克雷亚兹活着是为了温特里克斯斯,温特里克斯斯活着是为了阿德米拉皮里斯
【这个是我在玩梗,抱歉...看着会累吗,顺便想试试尬名称的极限】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好像还是原名好,但是原名会不会有一种名字比剧情还长的感觉。。

『八百x三尾狐』渡我(2)

“晴明,我想吃樱花饼。”“那下次我出去的时候给你买吧”神乐看着庭院里的樱花树莫名的流口水,可能是因为这个季节很适合吃花饼吧,晴明似乎知道神乐在想什么,摸了摸神乐的头说,“这棵树的樱花可不能吃啊,这是三尾狐的树。”神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同时指向树下一个小小的角落,“所以三尾狐要在哪里守着不让别人偷她的树吗?”“我想她不是为了这个而在这里的...”晴明顺着神乐指的方向看过去,一边解释一边走上前去,发现她只是睡着了以后放心了不少。粉色的樱花被风吹落了不少,其中几朵刚好落在三尾狐火红色的大尾巴上异常的好看。“三尾姐姐,,,软绵绵的”“唔,神乐大人?”三尾狐感觉有人在揉捏自己的尾巴,睡眼惺忪的看着眼前人。“抱歉了三尾,你要不回房间休息吧,这里怕是会着凉。”“嗯嗯,我会和晴明保护你的樱花树的。”晴明刚要解释三尾狐不是怕人偷树,却发现三尾用被神乐抱在怀里的尾巴轻轻搔了一下神乐的下巴,“那真是麻烦神乐大人了”
八百比丘尼在房间门口小心翼翼的看着,晴明和三尾狐关系好像一直很好的样子,好到三尾狐做错事会捏她的耳朵做惩罚,或者表现好的时候摸摸三尾狐的头什么的,那对毛茸茸的耳朵可以说是随时都在晴明的手下。而神乐因为看起来年纪很小的样子,所以就算趁三尾狐不注意的时候猛的一下扑到三尾狐的尾巴上三尾狐也不会生气,其他人也不会奇怪。说起来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三尾狐生气的样子,刚才算吗?还有啊,以晴明的身高只要一低头就可以看见那对耳朵轻轻抖动的样子,神乐更是可以完全把自己埋在三尾狐的三条大尾巴里看不见人。就连源博雅那个木头脑袋都有白狼时不时的在练箭场上尾巴一摇一摇的被他偷袭.....

『我才不是因为没有毛茸茸才生气和羡慕其他三个人的,绝对不是』八百比丘尼

点梗(cp)&选梗(cp)

占tag抱歉,灵感来源于我昨天做的两个梦emmm
前半夜是几个人格抢一个身体,还有一个被囚禁的看起来很无害的人格。后来一个很厉害的人格杀了其他人格但是很放心我,想三个人格都不用身体这样生活,但是我偷偷杀了她(忘了为什么了),然后又被看起来很无害的人格从背后捅死了emmm
后半夜就比较神奇了,我是妖怪但是所有人都在被另一种妖怪追杀只能往庙里躲,后来外面的妖怪每天都变得很厉害庙要守不住了又躲到其他地方变成了格斗游戏感觉,后来安全了一点以后因为我是妖怪所以其他一起躲的人不听我的在干危险的事情然后被外面的妖怪吃掉啥的emmm
逼逼了这么多我就是想给这两个梦选两对cp写了,主阎判(或者其他all阎),冰酒(或者其他all酒),百三,雾塞,泳权。或者水银灯,艾斯德斯,狂三找个cp啥的,也求安利其他适合这个梗的cp...实在没有很合适的可能会原创人设或者神级拉郎?

『八百x三尾狐』渡我(1)

【私设:八百比丘尼就是三尾狐传记里的巫女,不过因为八岐大蛇和人鱼肉的关系忘了以前的事&八百比丘尼技能『占卜之印(复活)』可以给自己使用】
『我的巫女,是世界上最温柔最美丽的人,那个时候,我们整日整夜都在樱花树下玩耍。』
“三尾狐!”回过神来的时候,场上的式神已消失过半,尤其是在失去了莹草之后更是举步维艰,而此时的三尾狐居然看着八百比丘尼战斗的很不走心。“刚才你为什么不开大?”“诶?抱歉...我走神了...”八百比丘尼想了想,自己和三尾狐都快没血了,但如果让三尾狐撑一局开大就能回血,可恶,明明刚才她可以回血的。“占卜之印”青蓝色的光芒笼罩着全身,三尾狐感到自己被圣洁的光保护着。“八百比丘尼大人?”“别说了,一会千万记得自己回血。”八百比丘尼说完,对面的群攻就直接把除了三尾狐以外的人都打入了式神空间。
“诶...诶?!”不是说八百比丘尼记不得以前的事吗?刚才为什么要给我套印?三尾狐一边疑惑着一边甩了对面一个红颜怒发,凭着自回血的特点也撑着打完了全场。战斗结束后三尾狐低着头往房间里走,虽然说不全是她的过错,但是让八百比丘尼给她套印而自己死掉的事情还是让她有点尴尬,明明,明明都不记得我了啊。
“啊,抱歉”只顾低头走路的三尾狐没注意撞到了人,抬头一看却发现是自己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八百比丘尼。“你今天是怎么了?”“没什么...有劳八百比丘尼大人担心了。”八百比丘尼看了看三尾狐,憔悴的表情和怏怏不乐的眼睛让她意外的很在意。“跟我过来。”虽然不知道三尾狐怎么了,但脑海里好像就是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要怎么做。三尾狐跟着八百比丘尼进了她的房间,就算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跟着八百比丘尼就是很安心,几百年前就是这样了。“坐吧”八百比丘尼待三尾狐坐在自己面前以后也就坐下了,“今天怎么回事?你本来可以自己活着的不是吗?”三尾狐皱了皱好看的眉,果然只是在气自己用掉了占卜之印啊...“那个...八百比丘尼大人也是可以复活自己走下去的吧”三尾狐眼睛看着一边不敢看八百比丘尼碧绿的眸,“你这是什么话!”八百比丘尼一拍桌子,这女人,不仅没有反省自己在战斗的时候走神,居然还怪起自己给她套印?
“你这个妖怪...真是莫名其妙。”八百比丘尼无力的坐下,明明莫名其妙的是她,但是看着三尾狐不明所以的样子,自己就不知道为什么而生气了。“八百...比丘尼...”三尾狐很少这样不加“大人”的叫八百比丘尼,突然改了称呼让八百比丘尼有些疑惑的看着三尾狐。“如果是因为今天浪费了占卜之印,奴家真的很抱歉,以后会更努力注意的,八百比丘尼大人好生休息,别因为奴家气坏了身子”说完三尾狐拖着耷拉着的三条大尾巴低落的走出了房间。
漫无目的乱走的三尾狐不知怎么的又走到了那樱花树下,看着这花就感觉眼皮越来越沉,控制不住的一缩身子就在树下睡着了。